月龙传说之月亮与红发少女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蔚蓝的天空上点缀片片白云,偶尔有小鸟飞过,这是一个平静的早晨。
  我正在上课,讲课的是位美丽的女教师,她有一头修长的黑色直发直到臀部,眼如秋水,清澈明亮,玉鼻高挺,嘴唇张合间露出洁白的贝齿,饿蛋形的脸配上白净的皮肤,恰如上天精美的艺术作品。
  她也是我母亲,今年已经三十七岁了,但样貌和身材都非常之好,和二十六七岁的少妇没分别,她拥有一双J杯罩的巨乳,如两个足球一样挂在胸前,把衣服撑得鼓鼓的,若然她能悉心打扮一下,换了一套漂亮的衣服,她根本就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女人,只可惜她不会打扮,天天都穿得那么朴素,显不出她天生的丽质。
  她叫王佩云,是我班的班主任兼中文和中史科老师,她讲课十分闷,已经有不少同学在偷偷睡觉,要不然就在低头玩电动游戏机,可是我母亲的功力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即使只有一个人在听课,她就能专心教完今天的课题。
  校园生活真无聊啊,我也忍不住转头望出窗外。
  若不是给脸子我母亲,我早就翘课了。
  好不容易撑到午饭时间,我决定今天下午的课不上了,躲在天台上睡觉更好。
  天仍是那个天,蓝蓝的天空上飘浮着自由的云,微风轻轻吹过,带走我的烦恼。
  吃饱饭后当然是睡一觉啰。
  「嗨,打扰了。」我睡了不一会就听见有人说话,睁开眼来看,立见一位身穿黑色长袍的老伯站在前方。
  我站起来面对着他,这人的样子说不出的阴森古怪,眼睛不停地打量着我,让我好不舒服。
  「你是谁?」
  「呵呵呵,我叫夏密欧,初次见面,幸会。」
  「我不认识你啊,你是来找我的?」
  「你不认识我是正常,很少人认得我,我不喜欢转弯抹角说话……」他的眼中闪过异样的光芒,然后再说:「我是来给力量你的。」「力量?甚么力量?」
  「嘿嘿嘿,正确来说,我是来告诉你获得力量的方法。」我被他说得愈来愈糊涂了,他究竟是甚么人?不单止衣着古怪,说话也神秘兮兮,我很难相信他的话语。
  他继续说下去:「你的力量还没苏醒,因为你还没懂得与月亮沟通,当你学会与月亮沟通,你就会得到原本属於你的力量,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你再不能沈睡下去,快些取回你的力量吧。」
  一阵狂风吹过,我合上眼之后,再睁眼就见不到那古怪的老伯,他如鬼魅般消失不见,留下满脑子疑问的我。
  放学后,母亲驾车送我回家,在这之前,先到别的学校接我的姐姐和妹妹,她两人读同一间女校,学业成比我好上不少。
  这一晚,我无法忘记那老伯所说的话,甚么是和月亮沟通?我的力量是甚么?
  怎么我觉得事情很不简单,而且,老伯所指的他们是谁?莫非有人会对我不利?
  这晚的月色皎洁,我从房间的窗户望出去,能见到一轮明亮挂在夜空之上,晚风清凉,从窗外送进来,撩拨我紊乱的思绪。
  时候还早,我就到公园散步。
  这晚的公园特别静,平时会带狗来散步的人都不知去了哪。
  「嗯?」我突然嗅到一阵血腥味,我怀着惊疑的心走前数步,即见地上有血迹,然后是一阵吞食的声音。
  我愈来愈害怕,但又想知道声音的源头,我小心翼翼地前进,下一刻,我见到的是满地鲜血和残肢!
  「啊!」我惊叫出来,然后二话不说转身逃跑,天啊,我看见了甚么东西?
  那东西究竟是甚么生物?抑或不是生物?
  我拼命跑,拼命跑……
  「噗咚!」「啊……」我低头拼命跑之时,看不见前方有人在,便与对方撞个正着,结果我跌倒在地上。
  我抬头一望,眼中映出一位红色长发的美少女来,她的红发在夜风中飞舞,好像火炎一样照亮了黑暗,同时驱散了我的惊惧。
  她的双眼也是红色的,如炽热的火焰在燃烧,奇怪的是她身穿一套银蓝色的战甲,胸甲高高隆起,胸脯随着她的呼吸起伏,腰部没有护甲,露出平坦的小腹,下身则穿着一条裙甲,只露出一双战靴。
  在这美丽的月夜里,她犹如红色的流星划过天空,代表着一瞬即逝的热情。
  「你……是……」
  她没有说话,而是掠过我身边向着那怪物的位置走去,我不敢转身望,但我听见打斗的声音,还有怪物发出的零声的怒吼声。


  最后我当然是报警了,可是警察来到后,甚么也没有发现,血迹、残肢和怪物都消失不见,那少女当然是找不到了。
  当我把事情清清楚楚形容给警察知道时,他们的眼神是那么鄙夷,好像看见疯子似的,最后整件事不了了之。
  可是,我知道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今晚的事绝对不寻常!
  这事会不会和那老伯说的事有关联呢?
  一切都是个谜。
  翌日,因为亲眼目睹了怪事的发生,我的睡眠质素大大下降,的确对我的精神造成一定伤害。
  回到课室,我坐回我那特等座——窗边的座位。
  过一会,上课铃声响起,同学们一个个返回自己座位坐好,再过一会,我母亲领着一位美丽的少女进来课室,二人边走边谈,像是很熟悉似的。
  「各位同学,今天风和日丽,是讲课的好时机,哈哈哈哈。」众人向母亲投以鄙视的眼神。
  「咳唔,好,冷笑话到此为止,大家应该都看见我身旁的女生吧,她是刚转过来我们这学校的插班生,大家别欺负他哦……来吧,你介绍一下自己。」母亲说完又转头对那女生说。
  「大家好,我叫洛羽。」她的声音很平和,但平和之中带着点点冷傲,让人感到很不易亲近。
  我看着她不知怎样有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儿见过她,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有些男同学已经起哄了,眼前的这位少女不单止貌美,身材还非常之好,依我看应该有I杯罩吧,把那套白色的校服都撑起,这种美人儿可遇不可求啊,男同学们那会放过如此美好的女生呢?
  「嗯,大家安静……洛同学,你就坐在蓝同学旁边吧。」母亲指着我的说。
  洛羽就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下坐到我右手边,这一刻,她身上飘来淡淡的奇异香味,让人嗅到后感觉很暖和,犹如沐浴在阳光之下一样。
  接下来,当然有不少男同学向她示好,一有空闲时间,男同学们就像蜜蜂采花一般在洛羽身边团团转。
  虽然她给人感觉难以亲近,但原来她并不那么孤傲,她偶尔会回答男同学,但样子似乎很拘束似的,而且她只有一句答一句,不会说多,或许她就是那种不会表达自己的女生吧。
  而其他女同学则对洛羽这女生抱有谨慎的态度,也难怪,这么受欢迎也是一件让人头痛的事。
  男同学中,有一位特别高大和英俊的男生,他对洛羽似乎一见锺情似的,可是他一开始不为所动,我最清楚他的性格,他是个沉稳的男生,做事周密谨慎,平时和女同学们最投契,深得女生们信任,在班里是最吃得开的一个,男同学们也对他尊敬非常。
  他现在的做法依我估计是以退为进,先看清楚洛羽的个性,同时让男同学们「行先死先」,他就隔岸观火,待得一些男同学打消非份念头,同时放弃攻势时他才出击。
  「洛同学,你好。」果然,围绕在洛羽身边的男同学散去时,他就走到洛羽身旁礼貌地打招呼。
  「你好。」洛羽轻声地回了句。
  接着二人就慢慢地聊了起来,直到小息完结,他才和颜悦色地回到自己坐位。
  他的名字叫李如泰。
  ====================================================平静的日子过了数天,我开始淡忘了那晚的事,因为一切都无迹可寻,好像一场梦似的。
  就当是一场梦吧。
  今天星期日,不用上学,草草地做完功课后,我就开始玩电脑,家里只有一台电脑,是父亲作业用的,平时他不用的时候,我和姐姐还有妹妹就能用,一般来说,姐姐都不会用电脑,除非是用来做功课。
  剩下来的就是我和妹妹了,妹妹嘛,她喜欢写小说,故此经常用电脑来打字,她的文章都存在一个档案夹中,别人碰一碰她都会大发脾气,一副想杀人的样子,母亲则偏爱她,简直把她当作未来的小说作家来对待。
  我当老二的就苦了,每次都要趁妹妹不在家才能用电脑,有一次我恶作剧地在她的小说中动了点手脚,之后她发现后一口咬定是我干的,我当然死口不认,结果吵了一番,最终母亲还是站在妹妹那一边,竟然罚我三个月不准碰电脑,把电脑的密码改了,气得我牙痒痒的,真的想教训妹妹一顿。
  这比满清十大酷刑还狠啊,不准碰电脑等於没杀我的精神能量,让我思考和反应都大大下降,如行屍走肉,生存再没趣味,最惨的是和网络世界脱节嘛。


  自此以后,我再也不敢冒犯我家这位女作家,但我发誓终有一日会让她好瞧。
  今天妹妹和同学去了打羽毛球,父母又出街二人世界,姐姐又去了图书馆温习,家中只有我一人,当然要好好把握美好的时光啦。
  我马上到经常浏览的成人网页(zezelu。com)下载色情片来看,解解馋,我可是一个正常男生耶,又正值发育时期,精力旺盛,不好好解决一下性需要怎么行,你们说对不对?
  「啊……噢……嗯……哥儿,大力些……噢……到底了……好……嗯嗯……」电脑屏幕上正播着一套名为「我的异常性欲解放时」的日本色情片,女主角叫中山由莉香,男主角不知名,由莉香的身材很美,又白又嫩,今年只不过二十岁,属於巨乳型美女,我就是喜欢巨乳的女生嘛,在我眼中,只有G杯罩以上的嫩乳才算是巨乳啦。
  胸型不要下垂的那种,最好是像椰子型的,如果是碗型的更好啦。
  看着由莉香的巨乳被男主角任意玩弄,搓圆按扁,拉前推后,实在令人欲血贲胀。
  最刺激的莫过於乳交,一想到将自己的骄傲放在软绵绵的肉团上磨擦,那种吹弹可破的肌肤触感,哗,一个字——爽!
  至於口交嘛,我天天都有清洗我的肉剑啦,目的就是为了有一天能进入女生的柔软和檀腔之内,不知道那儿和口中的感觉是否一样,那一种感觉舒服些呢?
  应该互有优劣吧。
  但每次看见男主角的肉剑长短粗幼时,再看看自己的东西,感觉就是差那么一点点,虽然我的肉剑还会成长,但成长来会有片中的男主角那么大吗?日本人的肉剑都这么大吗?
  我迅速完事后,马上删掉了那片子来个毁屍灭迹,然后满心欢起地听歌,其实我也喜欢看小说啦,原本看纯科幻小说的,但后来染上了看色情片的习惯后,就转为看色情小说了。
  甚么火影的性爱技巧、死神的寂寞抚慰、淫贱的娜美我都看过,写得实在太精彩了,笔下的主角那么变态,甚么吃屎喝尿吞精无所不用其极,够变态!
  看得我也有点变态起来。
  嗄,完了,我这样对一个女生会不会遭到天罚呢?佛家有云:众生平等,耶教有云:爱人如己,我岂不是变成大罪人了吗?
  难道我就是般若?我就是魔鬼?
  不!我想得太多了。
  看看时钟,傍晚六时三十分,今天姐姐和妹妹为甚么这么晚也没回来呢?
  闲着无聊,我就关掉电脑,回房间「温书」。
  那本恶魔的尾巴的漫画还没看完呢。
  ===================================================又过了一段时间,正值深秋,天气开始寒冷,街道上的人都穿多了衣服,但有些女生好像愈冷愈爱穿短裙,露出白滑的大腿给男人看,这是甚么世代啊?
  我刚买完东西,正准备回家,可就在这个时候……「轰隆隆!」一座大厦突然爆炸,石屎瓦砾四飞,途人争相走避。
  「哦吼……」烟尘散后,一只巨型的怪物从大厦中走出来,牠像蜘蛛一样有很多条腿,但头却有像人的脸,全身白色,腹背上有一个古怪的图案。
  「哗啊!怪物啊!」途人惊叫出来,场面一片混乱,那怪物开始攻击人,把人当作自己的点心来吃,手段凶残,我呆呆地看着牠把人吃进肚子中,身旁的人你推我攘地离开,我双腿却僵硬了。
  警察很快到场,他们看见怪物也是吓了一跳,但经验丰富的他们,很快就作出适当的决定。
  「你在这儿干甚么?走啊!」一位警察对我喝道。
  我这才懂得离开,接着我听见一连串枪声,场面更混乱了。
  警方开始封锁现场,我耳中听见人们惊恐的叫声,彷如世界末日。
  之后我就回家,我马上打开电视看新闻,晚间新闻正报导现场的情况。
  「发生甚么事了?」母亲看见新闻后惊疑地问。
  「怪物……就在我们家……附近……好可怕……」我断断续续地道,心有余悸啊。
  「咦,这红头发的女生是谁?」父亲留意到画面的一角出现的少女,对,就是她,那穿银蓝色战甲的红发少女!
  「喂!你在干甚么?」
  「别过去!危险!」
  电视传出警察和记者的声音,那少女无视警察,飞快地进入封锁范围。
  记者不能进内拍摄,我想她应该是来对付那怪物的。
  只有她能打败那怪物!
  果然,过不多久就有一位高级警察对市民宣布那怪物已死,现场一片凌乱,最后他含糊其词,任记者怎样追问下去也没用,然后新闻就播体育界的资讯。


  「究竟发生甚么事嘛,爸?妈?」姐姐一脸担心的说。
  「对啊,孩子爸,我们要不要搬家啦?这么近我们。」母亲也忧心忡忡地问。
  父亲冷静地说:「不会有事的,你们不见有英雄出现罢平了事情吗?那红发女生肯定是来帮我们的啦,再说现实点,我们这层楼还没供完呢?现在出售会蚀钱啊。」
  「这也对……」
  妹妹却饶有趣味地道:「这件事很值得记下,是写作的好材料。」我差点要吐血,现在是还么环境啦,都杀到身边了,还这么有闲情逸致来写小说,依我故计,那些怪物是冲着我来的。
  怪物就是那老伯所说的他们!
  一定是这样,糟糕,我还不知道如何唤醒自己的力量,怎么保护自己,怎么保护我的家人?
  究竟是甚么月亮?月亮的力量是甚么?
  难道那个红发女孩也是唤醒了月亮的力量?
  她一定知道些甚么!
  月亮与红发少女有着某些关联。
  红发少女究竟是甚么人呢?
  我决定要找她出来问个清楚明白。
  翌日,回到学校。
  「哗,你们昨晚有没有看新闻啊?发生大事了耶。」「有啊,当然有,听说好像是一只大蜘蛛啊。」「不像啊,有目击的途人说那怪物有人的脸!」「我最感兴趣的是那红发女生,年龄和我们差不多啊。」「她是用甚么方法杀死那怪物的呢?」
  「你肯定是她杀死怪物的?」
  一路上都听见学生们谈论,回到课室后,同班同学也在讨论,无论是男或女都在说那红发少女的事。
  坐回我的特等座,我望向窗外,天还是那么蓝,白云依旧自由地飘荡,正当我愣神时,我又嗅到那奇异的香气,转头一看,就看见洛羽慢慢地坐到自己的坐位上,一阵轻风吹来,她的长发轻轻飘动,竟让我想起第一次见到红发少女时的情景。
  「难道……红发少女就是她?」我心中想。
  未完,待续。
  第一集第二回我要解灵!
  我心中百般想法,虽然她的头发和眼睛都不是火红色,又没那种正义凛然的英气,更不知她那战甲如何穿上,但是,直觉告诉我,她就是红发少女!
  「洛同学。」我终於忍不住叫她。
  「嗯?」她转头望向我,那清明如水的灵眸像会说话一样,教人心醉神迷。
  「你……是不是红发少女。」
  附近的同学听见都静下来,这话题太敏感,现在红发少女都成为学生们的谈论对象,我这么一问,无疑是把原本已经受人注目的她推上浪尖。
  几位同学对她也抱有怀疑,尤其是女同学,她们都交头接耳议论一番,接着全个课室都静下来,众人都想找出红发少女来,所以都怀着一丝希望。
  「我不是。」她就这么简短地回答,没有问甚么,也没有说好奇的话,她就这么平淡对待万众触目的红发少女?
  她这样的反应,反而令我更相信是她!
  「哈哈哈,小剑,你是不是看得小说太多了?以为自己身边总有些神秘人存在?如果洛同学真的是红发少女,那么她还用上学吗?以她的身手,绝对不愁衣食吧。」一位瘦小的男同学哈哈大笑道。
  「就是嘛,你的幻想力也太好了。」
  有些同学甚至嘲笑我识女生的点子太拙劣了些,其实他们心中不也怀疑过么?
  在装模作样,真虚伪。
  直到午饭时间,在饭堂吃过饭后,我就准备溜到天台睡一觉,走在楼梯时,身后有一把熟悉的声音喊住我。
  「小剑。」
  「如泰?」
  我和他一同来到天台,秋风缓缓吹过,又冷又乾燥,皮肤也开始失去水份的滋润。
  如泰找我为的就是今早的事,原来他和我的看法一致,都认为洛羽就是红发少女。
  「如泰,你真的打算这样做?」我听过他的想法后,又担忧又跃跃欲试地道。
  「嗯,我相信她一定就是红发少女。」
  「可是这样做好像过份了点。」
  「情非得意,难道你不想知道她的身份吗?」
  「想,可是……会不会犯法啊。」
  「绝对不会。」
  如此,我半推半就答应了他今晚行动,希望不会被人发现吧。
  明月高挂,晚风啸啸,我独个儿在学校门口等待如泰。
  「小剑。」
  不久,如泰就身穿一身黑衣出现,简直就是日本的忍者一样,真的败给他,难道他以为我们在玩游戏么?穿成这样岂不是更令人怀疑么?他是怎么走来的?


  没有被警察截下来?真神人耶。
  「如泰,你……」
  「嘿嘿,这是我的战衣啦,怎样?很酷吧。」
  我心想:「很滑稽才对。」
  之后我负责把风,如泰用不知甚么技俩弄开学校的大铁门,我的心那个担心,如果这时有警察经过我们就完蛋了。
  「OK,小剑,小心地进来吧。」
  如泰进入了学校,我也尾随,我俩蹑手蹑脚地来到教师办公室,再潜入资料库。
  「电脑?」我料想不到现在学校用电脑储存学生的个人资料,於是我问如泰:
  「难道没有实件档案?」
  「拜托,兄台,现在甚么年代啦,用实件档案存储学生的个人资料不是很浪费地方吗?」
  「你早料到了?电脑应该设有密码吧,像我家一样。」「嘻嘻,现在科技先进,有防侵入保障,就有破解的方法。」如泰拿出一只光碟在我眼前晃晃。
  过不一会,电脑设置的密码就被破解,如泰兴奋的笑了起来,我却制止了他,现在我俩可是贼啊,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
  「找到了!」
  「嘘!小声点。」
  电脑屏幕上出现洛羽的个人资料,年龄、性别、出生地点都有……「香港出生?她是香港人?」
  「没有特别耶,就如平常人一样,连她的父母的名字也有。」「可能是假的,唯有去她家一趟了。」
  我被他的说话吓了一跳,我惊讶道:「难道你还要偷进她家?」「呵呵,少女的闺房耶,哦呵呵呵呵~ 」
  岂有此理,原来他不安好心,还把我拖下水。
  突然,一道黄光照在我和他的脸上,接着听到一把年老的男声道:「你两个小鬼在这儿做甚么?」
  「我的天啊。」我俩异口同声道。
  第二天……
  我和如泰被校长接见,当然不是有甚么好事,不就是为了我们偷进学校兼溜进资料库,再加多样入侵学校电脑的事么?就是定我们的罪呗!
  「你两个……好大的胆子呀!」校长是位中年男人,他的身子有点肥胖,上唇上留着浓密的胡子,一副威严可恭的样子啦。
  我和他足足被骂了十五分钟,最后还要见家长,校方保留追究的权利,我们被记了大过后还要罚留堂一个月,但这还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回到家后被父母的责罚。
  校长单独见我和母亲时,她为我求情,求校长不要追究,校长这才不报警处理。
  校长说:「学校是一个原谅人的地方。」好像很正义的样子,其实他打甚么主意我还不知道?当然是打我母亲的主意啦,这色老头!
  幸好我母亲不是笨女人,她知书识礼,婉转地拒绝了校长的邀请吃饭,大家都是有家室的人,甚么事情可以做,甚么事情不可以做,两人都心知肚明。
  此后,父母当然不会轻饶我啦,经济封锁不单止,还禁止我玩电脑一年!一年呀!
  惨无人道呀,丧尽天良啊,世界末日啊!
  嗄,这次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简直能用赔了夫人又折兵来形容。
  一个月后,我们满刑出狱,如泰就开始跟踪洛羽,还拉我下水。
  洛羽平日放学后就马上回家,她不喜欢乘交通公具,而是步行三十分钟,才回到她那家破旧的老书店,她家就在店的楼上,这是一家独栋的平房,地下开书店,二楼就住人这样子,在香港来说很少见,因为香港地少人多,楼宇都是向高空发展,像这类的平房价钱很贵,即使楼龄已高,可想得出当年售价都不便宜。
  这证明了洛羽家是有钱的。
  我俩跟踪了她一个星期,每天她都准时回家,我俩躲在角落窥视,书店有一中年男人打理,他一头清爽的短发略过耳,样子像那种放浪不羁的公子哥儿,脸上留着点点胡渣,很具男人味,他喜欢穿黑色的T恤和牛仔裤,外加一件黑色的外套,整个人洋溢着成熟感。
  太约过了半个月,我们开始找机会进入这家书店内看。
  「唷,欢迎啊,两位小朋友想找甚么书呢,我们这儿有言情、侦探、悬疑类等等的小说哦。」说话的就是那名中年男人,他似乎很热情好客的样子。
  最后他靠近我们,侧身小声说:「如果两位想找色情小说,我这儿也有喔,哦呵呵呵。」
  我和如泰彻底无语,这男人也太开放了点,我和如泰可还未满十八岁耶,这绝对是犯法的!
  「我……我们自己看就行了。」
  「哈哈哈,好,随便。」
  不知怎地总觉得他用非常猥琐的眼神望我,难道我的样子也很色吗?抑或是……


  走了一会,我俩大致上摸清了书店的格局,书店最左边有一条禁止闲人上去的楼梯,相信就是到第二层的楼梯,洛羽的房间……不,洛羽就在上面。
  为免被中年男人起疑,还有方便与他混熟,其实主要是我和如泰都被书店的色情小说吸引啦,所以我们都买了一本色情小说,然后匆匆离去。
  ===================================================这段日子以来,那些怪物再没有出现,我家附近的居民慢慢淡忘了这件事,唯有那破烂的大厦仍然立在原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