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妻子讲述她的出轨经历

添加:2016-09-22来源:人气:加载中

首先我敢以人格保证我所说的一切全部都是真实的,因为没有一个正常男人会拿这种事在论坛上开玩笑。

这件事发生在整整5年前的今天了。当时我妻子对我述说的一切仍然历历在目,就像亲眼看见它发生一样……

那天我和妻子小琳(当时还未办仪式)在我们自己的小屋子里缠绵。小琳忽然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你会同时爱上两个人吗?」我一时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继续听小琳说:「我就会?」我一下子感觉不对,看着妻子娇艳性感的小嘴继续吐出一串英文:「thedaybeforyesterday……」什么意思?好象是指前天?前天是星期天,那天我正好去郊区开单位里一个会,而小琳是和我说去给一个高中同学过生日的,然后我的脑子急速运转,那天我一天都感觉心神不宁,上午10点多曾经打过小琳的手机,她摁了没接,然后在打就关机了……难道他们……我不敢在往下想了。但是小琳的话仍然一个字一个字钻进我的耳朵:「我们两个……我和家怡……我们发生那种事了……」我大约沉默了有几分钟,随后我觉得我的心在一点一点崩溃……「到底怎么回事?」我用嘶哑的嗓音说着。「你真的要我说吗?你听了后晚上会睡不着的」小琳用那种既怜悯略带有嘲讽的口气说。「你说吧,我听着……」我觉得我是勉强支撑没发疯。
「那好吧,我说了……」

下面就是小琳详细叙述的那天她红杏出墙的全过程……

那天一早,小琳和我在地铁站分手后就直接来到家怡在宏宏交路家怡的公司宿舍。两人说好一起给家怡过他的24周岁生日。后来我菜知道,两人其实在高中时代就互相有好感,只是种种原因,一直没有互相表白,小琳后来在大学谈了一个男友,还同居了一段时间。但她和家怡的感情10多年来越来越深。进了家怡的宿舍后,两人先很随便地打闹玩笑了一会儿(他们一直都是这样,把对方当作自己最好的朋友,但两人都把自己对对方那种男女之间的爱意隐藏的很深),闹着闹着两人不知怎么就抱在一起了,两人都觉得今天与平时的感觉不一样,心跳加速,脸发烫。忽然,两人觉得气氛有点尴尬,最终还是家怡打破了这种尴尬「我……我想吻吻你……可以吗?」小琳早就预感会发生,但当它突然发生了,她小琳还是有点紧张:「当然………当然可以……」两人就这样紧紧搂抱在一起,火热拥吻起来。小琳明显感觉家怡还是一个在这方面颇为生涩的大男孩,估计还是处男,于是主动把舌头伸进家怡的嘴里,带动家怡的舌头一起蠕动,家怡确实是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子如此亲热,非常激动,吻着吻着就开始脱小琳的衣服,小琳的动作更快,两人互相帮对方脱的只剩贴身内衣,小琳那天特意穿了一套很性感的情趣内衣,家怡看了更热血沸腾。两人一边接吻一边倒在了床上,继续热吻,然后小琳开始主动解开了自己系带底裤的结扣和乳罩的搭扣,跳出一双小巧坚挺的乳房,家怡一下子愣住了,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女孩子的美乳,还是自己一直暗恋的青春期性幻想对象。家怡一口咬住小琳的一只乳头开始吮吸,一只手一边抚摸小琳的另外一只乳房,小琳被弄的舒服极了,觉得阴道开始逐渐潮湿,她的手也没闲着,在不停地套弄着家怡涨的又粗又硬的阴茎,使得家怡的阴茎越来越硬越挺拔,还不停的跳动着。小琳舔了一会儿家怡的乳头,把嘴唇凑到家怡的耳边,轻轻地说:「你还是处男吧?」家怡涨红了脸,嗫嚅了半天:「是的,我和女朋友最多是亲亲嘴。」小琳「噗哧」一下笑了出来,突然一翻身到了家怡上面,用非常诱惑而又挑逗的眼神看着家怡说:「知道我今天送你的生日礼物是什么吗?」说完,伸手抓住家怡的早已坚挺的阴茎,慢慢滑入自己早已被爱液充盈而潮湿润滑的阴道……家怡简直觉得自己在做梦,好象呼吸和心跳都快停止了,自己日思夜想的梦中情人,居然活生生就在自己眼前,而且是如此诱人,家怡的阴茎已经滑入小琳的阴道,两人开始真刀真枪地性交了。

小琳喜欢从女上位开始,因为这种体位让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被动的接受者。
而是一个追求性快感的「欲女」,她和家怡的双手十字交叉握在一起,扭动着雪白浑圆的丰臀,尽量让自己的阴道和家怡的阴茎紧密地贴合在一起,摩擦、对撞、搓揉,同时她低下头,两人再次热吻在了一起,此时两人已经早已没有刚开始时那种羞涩或者说因为背叛自己的配偶而产生的内疚心理,只一心一意地尽情地享受着对方的肉体。两人生殖器的互相「搏击」越来越激烈,床因为两人动作太激烈而摇晃起来,生殖器「搏击」时因爱液太多而发出的「噗哧、噗哧」的声音,床摇晃发出得「嘎吱、嘎吱」声以及小琳的叫床声,组成了一曲令人面红心跳的淫荡的交响乐,家怡觉得自己越来越冲动,紧搂住小琳,翻身坐了起来,又一下子把小琳压在了下面,小琳也毫不示弱地抬起双腿,让家怡的阴茎更深入地插入自己的阴道(听到这里,我的心不禁一酸:小琳和我做爱时,如果我在上面,她从来不肯把腿抬起来),果然,家怡很好地领会了小琳的心意,加快了阴茎在阴道内抽插的频率,同时更加用力,两人阴部肉体撞击时发出了「啪、啪、啪」的淫荡声音。小琳觉得自己情欲的浪潮被越推越高,忍不住发出了性感撩人的呻吟,幸亏两人刚进屋时关好了门窗,否则可能会被隔壁邻居听见。两人这样玩了一会儿,又开始用新鲜玩意儿了:背入式,就是家怡从小琳后面进去,年轻女孩子最喜欢这种体位了,那样会令她欲仙欲死。果然,小琳被家怡搞地香汗淋淋,秀发粘在了脸上,肥臀被家怡抽插的阴茎推动者掀起阵阵「臀浪」……两人就这样疯狂性交,一直从上午8点到将近10点,还是意犹未尽。正当两人的疯狂做爱进行到如火如荼时,小琳的手机忽然响了(也就是我打给她的那个),小琳一看立即摁掉,然后立即关机,继续和家怡如痴如醉的性爱。直到两人都觉得性欲强烈到不可抑止时,开始做最后的冲刺,家怡的阴茎在小琳的阴道里以最快速度,最强烈度抽插了数十下,阴部更加激烈和疯狂得「肉搏」数十下后,终于,一股滚烫的精液狂喷而出,全部喷入小琳的阴道的最深处,两人终于圆满结束了第一次性爱……

向我讲述完这段惊心动魄的「故事」之后,小琳仿佛舒了一口气,并向我保证,这是他们第一次做爱,也是最后一次。这件事从发生到今天的整整5年中,我不能确认他们是否真的没再做过?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天听到这件事我的反应感觉心里酸酸的,感觉愤怒,屈辱,而后来除了这些还开始有一点莫名的性冲动,仿佛希望亲眼看着小琳和家怡当着我的面做爱。并且从此后在和小琳做爱时我的脑海里只要一想起他们那个春天的阳光明媚的星期天在一起偷情做爱时的情形就特别容易冲动,使我的性快感变得更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