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的母女被调教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先来说说张天来。自从陈明华请假后,聂倩那个小贱人也跟着消失了。张天来也不敢追着问。是不是自己跑官的事出了什么意外,陈明华躲出去了?
  等他见到刘颖穿的贞洁带,更是火冒三丈。却也不敢发火,更不敢在刘颖身上撒气,只能是把白洁和朱玲玲两个女人搞的叫苦连天。
  这天,张天来正在办公室里面生闷气,突然门开了。
  「谁怎么没礼貌?」张天来的气腾一下上来了,刚想开口,话到嘴边被吓的咽了回去。
  「你好,请问是张天来同志吗?」和他说话的是一位英武漂亮的女警官,乌黑的头发随意的挽在脑海,一身合体的黑色警服,身姿挺拔。
  「是是,我就是。」自己犯事了吗?张天来想到自己干的缺德事,整个精神都绷紧了。
  「我是公安局刑侦科的白燕妮,这是我的同事李丽霞。这是我的警官证。」「坐坐,我给二位倒茶。」张天来的腿都开始哆嗦了,黑皮狗上门肯定没好事!
  「不用客气了。张天来同志,我们这次来,是想了解一下你们学校里面的一些情况。」
  白燕妮大刺刺的坐下,翘着二郎腿,黑色的丝袜顶端,白色的蕾丝内裤若隐若现。她的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随便的翻阅着上面的内容。
  「你们想了解什么情况呢?」张天来的声音开始颤抖。
  「嗯,有人反映啊,贵校有些老师借着职位之便侵犯女老师,更严重的是,有部分女学生也涉及其中。这些,你都了解吗?」「啊?我,我不知道啊……」
  「张天来同志,希望你能实事求是,不要怕得罪人。我们既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
  「是,是,这个我知道的,让我想想」张天来装作冥思苦想了一会儿,还是摇头。
  「张天来同志,我们既然来了,就说明是掌握了一些情况的。你是贵校的副校长,能不知道这些情况吗?还是想和光同尘,包庇某些人?」「这个,冤枉啊,白警官,我真的不知道!」张天来的额头有些见汗了。
  「呵呵,要不我给你点提示吧?贵校有个学生叫朱玲玲,你认识吗?」「啊!我不认识!不,不,我认识。不不不,我只是从学生名册上知道这个名字的,没打过交道啊。」幸亏宽大的老板桌挡住了两位警官的视线,要不她们肯定会惊讶的发现张天来的裤子和椅子湿了。
  看着张天来语无伦次的样子,白燕妮和李丽霞对视一眼,在本子上记录了什么。
  张天来看在眼里,更是害怕。正好教务主任周运庆请示工作,两位警官站了起来,彬彬有礼和张天来道别。
  「张天来同志,不耽误你工作了。这是我的名片,想起什么来了给我打电话。你不用送了。」白燕妮意味深长的盯着张天来,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记住,我们还会来的!」
  周运庆走后,张天来瘫倒在桌子上。他虽然狡诈,但和国家机器打交道,他可是没有一点经验。他喘息了半天,然后抱着电话打了起来。
  电话打了一圈,却是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更别说给予帮助了。最后,他咬咬牙,给那个小混蛋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对方静静的听着,最后嗯了一声,直接把电话挂了。
  「操你妈的!老子的女儿和老婆都给你玩了,关键时候就这样对我?」中午张天来喝的酩酊大醉,昏昏沉沉的睡到了第二天上午。
  一进办公室,张天来刚刚清醒的脑袋嗡的一下又大了起来。只见昨天的那个白燕妮警官,已经坐在沙发上等他了。
  「你来了。」张天来的腿肚子转筋了,走路的姿势都有些怪异。
  「哎呦,张哥,你可来了。」和昨天的严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白燕妮今天的态度是和颜悦色,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
  白燕妮笑着贴过身来,搀着了张天来的胳膊,「张哥你怎么了,是不是酒喝多了。」
  女警官软乎乎的胸脯顶住张天来的胳膊,让他感到一阵疑惑,今个是怎么了?
  「张哥,昨天啊,对不住您了。我不知道你是陈少的朋友,您呢,也不早说,害的小妹出丑。今天我是向你赔礼来了。」听了这话,张天来精神一振,原来是陈明华出手了。他的心突然静了下来,也有闲心去观察这个女警察了。
  衣服还是昨天那身黑皮,但胸部一对玉女峰高高耸立,将警服顶的紧绷绷的,下身穿着黑色丝袜,粉色高跟鞋,好一个漂亮的女警花!


  「哦?赔礼吗?不知道你这个礼怎么个陪法呢?白警官?」张天来从白燕妮的动作中觉察出了什么,色心大起。
  「哎呀,张哥,你叫我小妮吧,别警官警官的叫了嘛!」白燕妮小女孩般的摇晃张天来的身子,撒娇道。
  「好好好,小妮,你自己说吧,如何赔礼?昨天你可是把我吓的不轻」「反正我这一百多斤都在这里了,认打认罚,都成!」「打怎么样?罚又怎么样?」张天来确定了自己的艳福,眼睛火辣辣的盯着警花那俏丽的脸蛋,鸡巴的勃起速度竟然和刚结婚时差不多少。
  「打吗,」白燕妮翘翘自己的肥臀,「张哥你打我两下解气。」「罚吗,」白燕妮撅起自己的小嘴,「张哥我亲你两下完事。」「那可不行!」张天来一把抱住了眼前的警花,「我要又打又罚!」张天来的嘴巴亲向了白燕妮,手也在警花的屁股上乱摸起来。
  「张哥,别乱来,这可是办公室呢!」
  「我操你妈的!昨天吓坏我了,今天看我不把你的骚屄日爆!」白燕妮欲拒还迎,但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屑。
  这可是张天来第一次搞女警花,还是个很漂亮的警察。当带着大檐帽的女人含着张天来的鸡巴,脸上露出媚笑,他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精关,一大股精液射到了女警花的嘴巴里,被她全部咽了下去。
  「张哥,爽不爽吗?」当张天来勉强射了第三次后,白燕妮问道。
  「爽啊,操你这么漂亮的警察,我的鸡巴可算是三生有幸了。」「张哥,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看着白燕妮一件一件的将衣服穿好,张天来有些恋恋不舍,毕竟这样的女警花可遇而不可求。
  「小妮,我能去找你吗?」
  「当然了。你看,这是我晚上工作的名片。」白燕妮从乳罩中抽出一张卡片,递给了张天来,「昨天那张是我白天工作的名片,周五和周六晚上在这里上班。」
  天上人间夜总会 公关部经理
  小妮
  提供四星级服务
  电话xxxx上班时间xxxx
  「对了,张哥,来了可要带足钱哦,那里最低消费两万元。」看了名片的张天来眼睛发亮,却被白燕妮的价格给吓住了。
  「日了,那么贵啊!」
  「呵呵,张哥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我在那里只能算是个中等消费。哪里啊,有警察、法官、检察官、护士、老师、记者、主持人、明星等等,只要你能想象到的女人,那里都可以提供的,可都是真的哦,不是找个小姐假穿个制服扮演的。当然前提你要有钱。」
  「张哥,你别失望,陈少已经替你每周预定了我一次服务,连着两个月。
  到时候你可别像今天这么软蛋哦!」
  就这样,张天来开始了他性福的生活,每周五的晚上都成了他狂欢的节日。
  他专门卖了一大堆的伟哥,还另外花了五万块,让一个女法官叫高洁的和白燕妮一起伺候他一个晚上。
  虽然几万块他很是心疼,但看到那个平时经常上电视的女法官用她那宣读判决书的嘴巴给自己舔鸡巴,那种亵渎法律的感觉简直太爽了!真他妈的值!
  刘颖那边,狼哥这个人虽然脾气粗暴些,出身黑道,但本质不坏。刘颖是他的梦中情人,又算是半个良家妇女,和狼哥以前交往的那些野鸡的气质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老板一走,没人监督了。狼哥对待刘颖的态度好了许多,令刘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相比之下,刘颖感到还是狼哥好些,人也长的很有男人味,尤其是听到狼哥吐露心声后,心理上不自觉的接受了他。
  在刘颖的小意巴结下,狼哥和刘颖的关系可谓是一日千里。为了不伤刘颖的心,狼哥与张文静的接触也少了许多;为了保护刘颖,最初几天他还让刘颖带上了贞洁带,以防张天来的侵犯。
  狼哥陪着刘颖,给她添置了很多的衣服;为了哄她高兴,甚至将两套房子转到了她的名下。刘颖更是心花怒放,对狼哥更是好的淌蜜。
  这天,聂倩找到狼哥,说弟弟病重,要借钱。狼哥不愿意管这些烂事,但聂倩说自己有个祖传的瓶子,价值不菲,愿意贱价出售。狼哥有些心动,专门让潘红玲找了自己典当行的掌柜来进行了鉴定。
  那个掌柜说货是真的,价值一百六十万左右。而聂倩只要一百万。狼哥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就婉言回绝了聂倩,但刘颖在一旁却上了心。
  刘颖私下找了放高利贷的,以房子做抵押,借了七十万,又东凑西凑,总算是弄够了一百万,去和聂倩交易。


  刘颖也不放心,找了两个保镖。来到房间,验完货,交了钱,还没走呢,房门腾的被撞开了。一个黑眼圈、脸色灰暗的年轻人蹦了进来,神情激动。
  「姐姐,妈妈,你们干什么?那个瓶子可是我家的传家宝,你们不能卖!」刘颖以为是遇到了明抢的,一下子紧张起来,两个保镖也围了上来。
  三言两句没谈拢,年轻人手里出现了一杆猎枪。枪对着一个保镖响了,聂倩却飞身扑了上去,胸口当时出现了一片血迹。
  「姐!」年轻人一呆,继而更加凶狠起来,「你们害死我姐姐!反正我也活不了几天了,你们都要死!」
  刘颖一看出了人命,又被枪指着,和保镖一样被吓傻了。聂玉莲却冲了上来,「风儿,你可不能一错再错了!」
  「刘颖,今天对不住了,你们快走,我拦住他!」慌慌张张的,刘颖一溜烟的跑到了楼下,听到后面屋子里又是一声枪响。
  站在楼下,小风一吹,刘颖才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也太巧了吧?急忙返了回去,屋里哪还有人呢?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个瓶子和刘颖的一百万块钱。
  这下可好,两套房子、刘颖平日存的私房钱、给张文静存的教育基金、狼哥给的体己、还有狼哥保险柜里面夜总会三日的流水,全没了。
  狼哥得知这个消息后,气的将刘颖臭揍了一顿,将刘颖打了个半死。狼哥一方面是心疼那钱,更主要的是刘颖竟然敢动夜总会的公款,按照道上的规矩,可是要断手断脚的。
  狼哥一方面找钱填补了夜总会的亏空,另一方面向我报告。我将他臭骂了一通,又告诉他,看好刘颖,一切等我回去再做处理。
  此刻,张天来搂着白燕妮,女警花上身衣衫完整,下体却只有丝袜和高跟鞋,两人正在警察局里,白燕妮的办公室桌子上起劲的嘿咻着;另一边,刘颖站到了病房门口,听着里面男女的云雨之声,心里紧揪揪的,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