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大杂院里的七仙女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淫城某大杂院,住着上百家人。其中性感妇人不少。
  最性感的有「七仙女」,她们是,最性感的夏玉香,中华第一淫妇夏姬之后,机关普通女干部,38岁,1米64,颇有姿色,丰满白嫩,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娇小。她儿子夏强,11岁,性早熟。
  刘玉婷刘燕婷姐妹花,刘燕婷,41岁,1米67,美貌,脚长得异常秀美白嫩,刘玉婷,43岁,1米66,也颇有姿色。她们与她们的儿子她们的父亲还有她们的丈夫交配。
  艳妇包玉娜,58岁,1米68,姿色艳丽,高大丰满白嫩,她大女儿包菲菲,35岁,1米65,容貌姣好,丰满白嫩,
  小女儿包莉莉,18岁,1米64,三母女的脚都长得异常秀美白嫩。娘仨都供包玉娜唯一的小儿子,十三岁的天生淫棍包铁兵蹂躏。
  白莉莉,24岁,1米7,貌俊美,脚长得异常俊美白皙。她与她老爹和她17岁弟弟白小兵交配。
  这就是大杂院里的七仙女。
  其实院里性感妇人还有不少,但这七仙女是其中最性感的。其他性感妇人中,有14岁淫荡性感女孩刘倩,还有她的妈妈,她妈阴毛是黄色的,姿色平平,却长着大奶子,这娘们34岁就显老,受糟蹋太多而看上去四十多岁,她的大奶子非常性感,人们因为她长着比一般汉族妇女的黑色阴毛黄一些的阴毛腋毛而叫她黄毛。
  还有女工吕淑珍,三个儿子,她37岁,奶头子很长,给人以深刻印象。还有一家父子四人,共享主妇羊玉脂,她50岁,1米63,貌俊美,肤白如脂,还有夏玉香的性感老娘夏玉娇,67岁,1米64,颇有姿色,大奶细腰肥臀美腿,得夏姬遗传,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还有不少性感妇人,暂且不提。
  却说这夏强,一天放学回家,刚进门,就见外婆夏玉娇坐在床边将长筒肉色丝袜和内裤脱到腿弯处,露出阴部大片黑毛,正拿了根黄瓜往里捅呢。夏强惊得目瞪口呆,他第一次知道,外婆那里还长着黑毛!原来,性感老妇夏玉娇丈夫在她中年时就死于她胯下,她守寡二十余年,用黄瓜解决性欲已经不少年了。不料今天被外孙看见。
  性早熟的夏强虽然连鸡巴毛还没长出来,却情不自禁地走到外婆床头,跪在她脚下,贪婪地舔起外婆的屄来,夏玉娇被舔得不住呻吟,她哼哼着说:「这是你妈妈生出来的地方……」她扒开屄眼给外孙看,向他讲解妇女阴道的生理。夏强第一次学到了妇女生理课。
  他从小就和外婆睡,和外婆最亲,经常抚摸外婆丰满白嫩而又有些松弛的大腿,他有时也和外婆两头睡,醒来时却发现嘴里含着外婆的美丽小脚。他喜欢外婆的娇小秀足,常常玩弄吮吸。他也经常揉摸外婆的大奶子,吮吸她的大奶头子,象是吃妈妈奶一样。他还喜欢舔外婆的柔密腋毛(只是他从不知道外婆尿尿的那里也长毛),他和外婆最亲了,在外婆身上他可以为所欲为。但是妈妈他却没碰过。
  这次舔屄以后,夏强就经常舔外婆的屄眼,手持黄瓜捅她的屄,然后拿出来吃掉。
  一天,夏玉香正在院里晾衣服,她已经怀孕八个月了,是大肚婆。羊玉脂的四十八岁的丈夫老色鬼苟老强色迷迷地围着夏玉香转,夏玉香晾着她和母亲的丝袜和内裤,她穿着衬衣短裙,光着美腿秀足穿着拖鞋,苟老头盯着她的秀美白皙的秀足垂涎三尺。夏玉娇在筒子楼二楼她家的窗口看着,用家乡话提醒女儿注意(她们是江南裔)。昨夜,俊美老妇羊玉脂被父子四人糟蹋了一夜,这时正躺在床上哼哼着养阴部伤。苟家三兄弟中的苟家老大也走了出来,和夏玉香搭话。
  这时候,夏强走进屋里,要求舔外婆屄,夏玉娇只得回身,坐在床上,分开两条美腿,原来,她穿的是长筒丝袜,裙子下也未穿内裤,两腿一分,就把屄亮了出来,这是她为了方便外孙而这样穿的,因为夏强经常突然要求舔屄,时间又不能长,怕被人发现,为了让外孙有更多时间舔屄,夏玉娇就常这样穿。夏天,夏玉娇的穿着经常是衬衣短裙光着美腿秀足穿着凉鞋。
  就在夏玉娇供外孙舔屄的时候。夏玉香已经晾好了衣服,她盆里还有一堆她们母女脱下的丝袜是没有洗的,她正要拿到院子里共用水龙头那里去洗,苟家老大请她到他家坐一坐,夏玉香一方面对自己的性魅力感到得意,一方面也觉得不会有什么事发生,邻居嘛,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聊聊怕什么的,洗了半天衣服,歇歇也好,她就端了半盆丝袜,腆着大肚子走进了苟家。


  她哪里知道,这父子四人想她已经好久了,她一进门,就被四人抱住,扒得一丝不挂,她嘴里被塞进从羊玉脂嫩脚上扒下的长筒肉色丝袜和从她盆里拿出的肉色短丝袜,苟老强17岁的的二儿子和14岁的三儿子一边一个将夏玉香抬在半空,将她两条美腿分开,亮出她满是黑毛的屄眼。苟老强先是跪在夏玉香屁股后头无耻地舔她精致的屁眼,然后站起身来,站在夏玉香后面一边捅她屁眼,一边将魔爪伸到她前面摸她的翘奶子,24岁自命风流潇洒的苟家老大则迎面站在夏玉香前面,一边操她屄一边和她亲嘴,同时也亲了她嘴里的她的丝袜和羊玉脂的丝袜。
  这父子俩操得甚为凶狠,奸得夏玉香不住呜咽。
  这时,夏强正在舔外婆屄,外面包铁兵叫他到他家下军棋,他来到包家,棋在窗上,夏强坐在床边下棋,可是大姐包菲菲却站在一边,她把一只穿了长筒肉色丝袜的嫩脚踩在床边,另一只嫩脚穿了拖鞋站在地上,在数一叠票据,惹得夏强走一步棋就忍不住回头看一眼近在他眼前的袜莲。包菲菲发现了,笑道:「想闻吗?」
  夏强老老实实地说:「想,包大姐,你的脚真好看!」大姐笑着,大大方方地把放在床上的那只袜莲发黑的袜尖伸到他鼻子下面,夏强贪婪地嗅着,大姐笑着供他闻莲香,把他当作一条小狗。
  这时夏玉娇再往窗外看时,女儿已经不见了,她心里一急,就下楼到苟家去找,谁知门一开,她也被抱住弄了进去,门又关上了,这性感的母女俩惨遭那父子四人辣手摧花……
  夏强捧着大姐的女脚闻个没完,大姐笑道:「好啦好啦,大姐要出去办事了,以后再给你闻。」小莲迷夏强还恋恋不舍。包铁兵虽然任意蹂躏母亲和两个姐姐,却不是莲迷,她们的脚再好看,他也毫无兴趣,他见姐姐走了,就又让夏强和他下棋。
  黄毛看到夏玉娇母女先后走进苟家没出来,忙上去贴在窗口下偷听,隐隐约约听到女人的哭叫,她明白了。这个骚娘们当夜舞动大奶子,把她丈夫老刘吸引得神魂颠倒,整整奸了她一夜。
  夏玉香的丈夫出差了,母女俩也就被奸了一夜,第二天凌晨才满面憔悴地被放回家去。她们母女怕丢人,不愿声张,只好吃下这个大亏。
  当夜,夏强到处找外婆和妈妈,找不到,他找到吕淑珍家里,吕淑珍的家就在筒子楼前面的那片平房里。吕淑珍三个儿子和夏强差不多大,常一起玩,这时候也没在家,就吕淑珍一人在家,她奶涨,正在往外挤奶,夏强见了就说饿了,想吃奶,吕阿姨答应了,他就叼住吕阿姨的深褐色长奶头子大口吮吸,他吸得太急,疼得吕阿姨直叫,说他象狼崽子,长大了准是大色狼。
  吕家三个孩子和他们父亲去郊区朋友家玩了,夜里就住下了。没有回来。当夜,夏强就睡在吕阿姨怀里,醒了就吃奶,这也是大杂院有人情味的好处。
  第二天,老刘和黄毛都出门上班去了。14岁的性感女孩刘倩来找夏强,夏强妈妈和外婆都睡在床上起不来。没人管他,刘倩让夏强不要去上学,带他来到她家。把门关上,她躺到床上,红着脸,让夏强压在她身上。原来,性感早熟的刘倩和父母睡一屋,昨夜,母亲黄毛被父亲操得嗷嗷直叫,刘倩忍着装睡,今早父母一走,她再也忍不住了,就找来她最喜欢的干弟夏强,让夏强压在她身上,夏强鸡巴硬了,刚压上去。
  就听有人用钥匙开门,吓得两人忙下了床,幸亏他们已经将门反锁,他们收拾好床,刘倩去开门,原来是她爸爸忘了上班要用的资料,回来取,夏强鸡巴硬得用手压都压不下去,他只好拿一张报纸挡在鸡巴上,假装看报纸。老刘狐疑地看了他们一眼,拿了资料。匆匆走了。他只是猜他们可能在偷家里的零钱,做梦也想不到两个孩子在模仿大人干那事。
  一切从头再来,夏强又压到刘倩身上,他硬梆梆的鸡巴顶在刘倩肚子上,顶得刘倩很难受,让他往下移,顶到她阴部,她才舒服,夏强就这么压在刘倩肚子上,也不知还有下一步,就这么压着,顶着……就这么顶了一刻钟,两个孩子也不知该怎么办,只是夏强鸡巴越来越硬,他觉得不能再这样压下去,就硬着鸡巴,不顾刘倩的苦苦挽留,坚决回家去了。
  他和外婆住的那间屋房门紧闭,钥匙也打不开,里面反锁了。原来,夏玉娇昨夜受蹂躏太过惨重,起不来床,正在昏睡。


  筒子楼里,夏强和外婆的隔壁就是妈妈爸爸的屋。他用钥匙打开妈妈屋子的房门,走了进去,他关好门,转身一看,鸡巴更硬了。原来,夏玉香回家后,勉强洗了澡。但屄太疼,她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八个月大肚子朝天敞露,分开两条白嫩美腿,如产妇一样,正在晾屄,以减轻阴部的痛苦。
  夏强热血上涌,头脑发热,他一头扎入妈妈两腿之间,贪婪地舔妈妈的长满黑毛的阴部,夏强知道那里是他出生的地方。外婆是他的女性生理老师。夏玉香被那父子四个色狼摧残得已经无力也无心反抗儿子了,而且夏强舔屄的功夫在外婆胯下练得很好,舔得妈妈有些舒服,也就不想赶他走了,但她阴部毕竟受了伤,所以儿子舔得她又有些疼,她又疼又痒,忍不住痛苦地叫唤起来。
  夏强舔得妈妈忍不住将两条极丰美白嫩的大腿夹紧他的头,夏强感到妈妈两腿之间温暖极了,他愿意就这样永远被妈妈夹在她两腿之间……温暖的母爱使得夏强心里一热,在妈妈的叫唤声中,夏强后脖梗上一阵发痒发麻,头一晕,鸡巴忍不住流出来一些液体,他舒服极了,鸡巴也就此软了下来。夏强拿了妈妈脱在床头的一只长筒肉色丝袜把鸡巴擦干净,柔软的丝袜使他感觉极温柔极舒服……这是夏强第一次流出类似精液的东西,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精液,算是精液的雏形吧。此后,很快,夏强长出鸡巴毛,也开始能射精了。
  夏强的父亲出差回来了,这个37岁的精壮汉子夜里迫使大肚婆夏玉香跪趴在床,从后面将性感的妻子操得不住嚎叫。和夏强家同住筒子楼二楼的包铁兵在夏家门外偷听,他把母亲包玉娜的小三角裤放在鼻下,使劲闻着妈妈内裤裆部的浓浓骚味,在夏玉香的叫声中,包铁兵将精液都射到妈妈内裤上……第二天,他找到夏强,这个天生淫棍对夏强说,要他帮忙,使他能与夏玉香和夏玉娇交配。包铁兵是这个大杂院的孩子王,夏强不敢不听,何况包铁兵给他开出的奖赏也很诱人,他将定期向他提供包家母女穿过的丝袜……成交!恶少年包铁兵想着夏玉娇母女被他摧残的情形(他是性虐狂),得意地唱道:「亲家母,你躺下,咱们拉拉那知心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