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暴露家族的终极秘密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每年的高考对99%的高中毕业生来说都是人生中第一件关系到自己命运的大事,可对我来说却不那么重要,因为家族的原因,上不上大学都对我没什么影响。
  可我不想让妈妈失望,所以我依然努力地学习,虽然成绩一般,但考C大还是没问题的。
  「小楠,今天是高考的最后一天,完了早点回家啊,按照我们家的传统要给你举行一个成人礼。」妈妈在厨房对我喊道。
  虽然我家有钱,可我从来没见过我妈请佣人,这么多年来都是妈妈亲手为我们做饭,洗衣服,小时候连房间都是妈妈亲自为我们打扫,用妈妈的话来说「家是一个整体,不能有外人的味道。」所以从小我就知道了「妈妈味」。
  「呵……,知道了!」我懒懒的边打着哈欠边伸着懒腰,来到厨房准备吃早餐,只见妈妈穿着粉色的丝质的蕾丝花边围裙在里面忙碌着,里面穿一件黑色V字开领衬衣,从她那巨型乳房撑开的围裙里看到似乎这个V开领还真的挺大的,背后是透视薄纱,可以看见妈妈背后大部分的皮肤,可我没看到内衣。因为我很小就知道在家里妈妈是从来不穿内衣的,她出去工作穿没穿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在家里没见过。妈妈下身穿着一件深蓝色的包臀短裙,衣料紧紧地包裹着她那丰满的大臀部,长度还算正常,膝上15公分左右,依然没见到内裤的痕迹,我想应该是穿的无痕内裤之类的吧。
  「办什么成人礼,都什么时代了,还做这个!」我一边嘀咕一边坐下来。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这是家族传统,要是你敢在外面玩,我叫你大姐和三姐去接你,怎么样?」妈妈笑盈盈地说到。
  我一听,那还了得,她俩来了,我还有命?「好好,我完了马上回家,保证不耽误一分钟。」说着还傻乎乎地敬个礼。
  「吃饭吧,小祖宗!」妈妈笑着点了我额头一下,前面那对胸器在她这一动手之下,那叫一个波涛滚滚呀,我艰难的吞了下口水。妈妈看到我的神情,俏脸微微红了下,小声说到「这小色狼。」我正沉浸在那对天天看到但仍然看不腻的滚滚波浪中,无意识地说了句「啊」「啊什么啊,快吃,吃了快滚去考试,别迟到。」妈妈佯怒地对我说。
  「好好,马上走。」说完我飞一般地冲出了家门,打了个车就去考场了。虽然我妈给我买了不止一辆车,可我开的次数却很少,因为作为一个学生来说,低调点好,不是吗。
  6月总是炎热的,早上9点考试,一直到下午5点结束,2个科目,虽然中午有2小时的休息时间,可还是几乎耗尽了所有考生的精力。考试结束后,几乎每个考生都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了考场,有些神情兴奋,有些神情沮丧,不一而足。而考场外的操场几乎填满了来接学生的家长,说是人山人海一点也不过分,比春节的春运也不遑多让。我随后招了个的士坐上就往家走了,因为是高考结束,路上有些堵车,到小区的时候快6点半了,期间妈妈来了个电话,问我到哪里了,叫我快些回去,姐姐们都在家里等着了。
  我有些疲倦地走到了家门口,却发现家里与平时有些不一样,到底哪里不一样却也说不出来,是一种感觉吧。拿出钥匙装备开门的时候,门却被打开了,一看,大姐依然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站在门后。「进来吧,今天是你的成人礼,别让妈妈失望。」大姐微微有些脸红地对我说。
  才进门口,却发现家里已经开着灯了,是那种比较昏暗的粉红灯光,窗帘全部都拉得紧紧的,外面没有一丝光线透进来,我也没多想,把鞋一踢,光着脚就走进去了。「大姐,妈妈他们呢?」我没看到妈妈他们就随意问了一下。
  「你再客厅等会,他们在准备,我也要去准备了,你最好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这么热的天,你汗又多,臭死了。」大姐一副命令的语气对我说到。
  「好好,你们准备,我去洗澡。」我无可奈何。
  我进了自己的房间,随便找了身换洗衣服,就进了浴室。10分钟后,我已经干干净净的了,换上短裤,走出房间准备下楼去,才走到楼梯,却被客厅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
  妈妈和我的三个姐姐已经在客厅等着我了,她们4人站在客厅中间,妈妈一人站在3个姐姐前面一点,灯光虽然比较暗,可并不妨碍我的视线,何况还没天黑呢。
  只见妈妈穿着一件紧身的粉色无袖丝质衬衣,材质有些反光,看不清楚内衣的形状。只在胸部下的位置扣了一颗纽扣,46H的豪乳雄伟地耸立着,似乎要把那唯一的扣子给爆开似的,长度只到肚脐上面一点。下身一件红色超级紧身包臀超超短裙,说紧是因为我都能看到这裙子都把妈妈腰部的肉都给勒得拱出来一部分,而屁股就不用说了,因为裙子的材料结实才没当场给撑破,从腰部到臀部,都给紧紧地包在裙子里面,感觉双腿都不能迈开,一动就会把这裙子给爆开来。


  说短是因为这裙子似乎已经不能称之为裙子了,长度只是从小腹,也就是肚脐下大概10公分的位置开始,也就是我们阴毛开始长的位置,一直到大腿根部这么长一点,从后面看,这裙子连屁股都包不完,还留了大概5公分左右的臀肉在外面,而前面看的话,说实话,都能看到内裤了,虽然我不知道那团黑色的是不是内裤。
  双腿穿一双紫色超薄丝袜,脚上一双粉色10厘米尖头高跟鞋,这打扮,比妓女都专业啊。
  大姐是穿的一身白色的修身职业套装,就是女士西装那种样式,可这套平常款式的职业装在大姐身上却是另一种韵味。白色的短西服,一颗单扣扣在胸部下面5公分的位置,束腰型,左胸有个小小的装饰口袋,却被大姐带了一个直径大概5公分的钻石胸花在那里,让西服填色不少,里面一件蕾丝透视尖领衬衣,43F的乳房被小小的西服勒紧在一起,往中间靠拢,从衬衣领口能清楚的看到深深的乳沟。下身是白色修身西裤,修身说白了就是紧身,不过这西裤似乎有点紧过头了,大姐双腿的线条几乎在这紧身的西裤下完美展现,可以说裤子的线条就是大姐双腿的线条,而裆部更是贴着大姐的三角区勾勒上去,紧紧地包裹着大姐的神秘地带,把姐姐的裆部线条完美地展现了出来,只是裆部的裤子曲线似乎有点不自然,不过我也看不出来,在往上就确实让人鼻血忍不住了,低腰的…我都能看见裤子前面腰部系扣子的地方有一点点黑黑的毛露了出来,不过不仔细看是不会注意的,而后面却是让大姐的屁股露出了一大半出来,只有西裤下面一点点布料从下往上兜住了大姐浑圆的屁股,我敢肯定,大姐一弯腰,绝对能看见屁眼。
  脚下是一双10公分的白色尖头高跟鞋,仿佛女神一般。
  二姐穿的是一件米色低胸无袖长裙,长裙是丝质的,富有弹性,即使有些紧也能在身材的撑开下显得尤其合身。说是长裙不如说更像一件晚礼服,胸口像一件抹胸紧紧地包裹二姐40F的乳房,开得很低,低到都看到二姐两个乳房的粉色乳晕露在外面了,而乳头则像两个挂钩一般高高的挺在内里,似乎这件长裙就是靠着乳头挂着的一样。往下是收了腰的设计,在胸下到小腹靠近耻丘的一大片地方开了菱形的镂空设计,都能看到二姐黑黑的阴毛了。从腿部到腰眼的地方则是高开叉的设计,这高开叉似乎不像是普通裙子开叉那样,而是从腰部到脚跟部位像是一道大三角形那样,让前面和后面的布料分割开来,却又在腰部连接一起,侧面看过去能从脚踝一直看到腰部以上5公分左右都是裸露在外的。二姐腿上没有穿丝袜,让二姐打大长腿直直地暴露在外面,双脚直接蹬在了一双15公分的金色鱼嘴高跟鞋上,远远看去就像没穿衣服似的。而二姐后面的却看不到,因为她正对着我站着,我也看不到。
  三姐的打扮比起前面三人就简单多了,却也是最让人忍不住流鼻血的,一套黑色紧身弹力蕾丝连身衣,露肩设计,有点像岛国忍者紧身衣的设计。不过却是长裤长袖型,从脚趾指尖往上到胸部乳晕以下,刚好遮住乳头,然后从左右两边延伸往手臂处出来到手指指尖做成了长袖丝质透视手套。裆部紧紧裹在连身衣里面,从前面看和大姐的西裤有异曲同工之妙,后面则是大面积镂空设计,一直到臀部下5公分左右的位置才往左右两边分开做了一个松紧带之类的绳子,我也不知道是绳子还是什么,反正就是不让衣服往两边爆开的设计。脚下穿着一双10公分的红色细跟凉高。10个脚趾头还调皮地动了动,让人忍不住啊。
  「你们这是……」我有点不知所措,小兄弟也不听话地抬起头来,由于是夏天,在家里我一般只穿一条短裤的,让我很尴尬。
  「小楠,你过来,这边坐下,今天是你的成人礼,有些事情也到你知道的时候了。」妈妈见我脸红红的,微笑着对我轻声说到。
  我这才发现,她们几个都是经过精心打扮过的,连平时最邋遢的三姐都仔细地化了妆,我坐在沙发上,妈妈坐在我旁边,而我的3个姐姐却坐在了我对面的沙发上,对我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特别是大姐,我几乎没见她笑过,今天却对我这么暧昧的微笑,我顿时心里有一种凉凉的感觉。
  「小楠,你今年5月就16了,是吧?」妈妈拉着我的手微笑着问我,而我眼睛不知道往哪里看,只好红着脸看着自己的脚默默地点头。
  「按照我们家族的规定,男孩16当天就要举行成人礼的,可因为你要高考,所以才拖到了现在。而家里的女孩却不在16岁举行成人礼,而是要等到家里的男孩16岁举行成人礼的当天做破身礼。但是家族里的女孩在16岁却要举行另外一个仪式,叫做廉耻礼,你知道吗?」妈妈温柔地看着我说。


  「可我没见到啊,她们……」我很疑惑。
  「呵呵,傻孩子,她们16岁的时候你才几岁,你当然见不到啦,不过今天是你的成人礼,这一切都要和你说明的,你知道我们今天为什么穿成这样吗?」妈妈轻声问我。
  「难道和我的成人礼有关?」「是的,你的成人礼就是和你的姐姐们做爱,帮他们破处,还有肛门。」妈妈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呆呆地望着妈妈,半响说不出话来。「为什么啊……」我感觉喉咙干涩。
  「呵呵,小楠,你作为一个男孩子,在家里这多年就没发现什么地方不对吗?」妈妈溺爱地看着我说。
  「没什么不对啊。」我努力地回忆着。
  「是吗?家里那么多女人,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们几个女人的内衣裤?」妈妈装傻似的轻声问到。
  「啊?」我转过头,望着沙发上坐着的几个姐姐,只见大姐二姐脸红红的,目光轻柔地看着我,只有三姐那个2货,似乎很用力地憋住笑,一张脸快变形了,看得我牙痒痒。
  努力想想,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从小到大,从我记事开始,我似乎就没见过妈妈和姐姐们的内衣裤,我还记得自我开始接触A片开始,我就找过妈妈和姐姐们的内衣裤要用来打手枪的,可每次都铩羽而归,找不着啊。
  「傻孩子,我们池家的女人从来不穿内衣裤的,现在你明白了吧?」妈妈拍拍我的头,溺爱地说到。
  「可是,可是那个……我……」我是想问她们月经来了咋办,可我紧张啊,话都说不流利了。
  「你丫是想说月经来了怎么办,是吧,小子,过来给你姐舔舔脚趾头就告诉你。」三姐终于忍不住发话了,还示威一般把脚抬到我面前一动一动的。
  「尹蔓,怎么和你弟弟说话的,安静点!」妈妈有些严肃。「切!」三姐不满地收回了脚。
  「小楠,妈妈告诉你,池家的女人不需要内衣裤,月经来了也不用穿的,那几天我们都用卫生棉的,有时候连卫生棉都不用,让血自己流,不用管的,除非我们的主人要求我们穿上内衣裤。我们池家的女人天生就是暴露狂,我也好,你的姐姐们也好,我们都渴望在各自的工作、学习、生活环境中暴露自己的身体,只有暴露身体这样的刺激才能让我们感觉自己的存在,所以我们每一天,每一刻都在暴露自己身体,不管在哪里,不管在什么时间,无时无刻地暴露着。我们池家大概有7代了,就只有你这么一个男丁,7代之前还是有男丁的,但最近几代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你一个男人。池家的每一个男丁都是珍贵无比的,因为池家的每一个男丁都是我们的主人,而我们,池家的女人是需要男人来调教的,只有在池家男人的调教下,我们才能更好地服侍男人,你明白了吗?」妈妈严肃地告诉了这些家族的秘密。
  「暴露身体??」我顿时想到了我这段时间非常沉迷的露出之类的文章,电影等,确实让人不能自拔啊,我已经爱上暴露了。
  「那我看你们平时没怎么暴露自己啊?」我很疑惑,平时妈妈和姐姐她们的着装看着都很正常啊,最多看起来比较性感一点,紧身一点而已。
  「呵呵,女儿们,让你们的弟弟看看。」妈妈没回答,只是叫姐姐们站了起来。
  只见大姐转过身去,只包住小半个屁股的紧身西裤牢牢地贴在大姐的屁股上,大姐绷直了双腿,慢慢弯腰俯下身去。在那紧身西裤的裆部露出来一条小缝,刚好就是大姐阴蒂到阴道口的长度,宽度也刚好是大姐阴道的宽度,不偏不倚,刚刚好把大姐的阴蒂到阴道口的位置露出来,阴唇贴在两边。而上面一点则是西裤的布料,也就一点点而已,刚好从大姐的阴道口底部到屁眼的位置有一段布料,而屁眼整个露在外面。而后大姐转过来正面对着我,把左边那朵胸花拿了下来。
  天哪,我看到了什么?在她胸花佩戴的位置竟有一个刚好的乳头大小的小洞,让大姐的乳头从衣服里面伸了出来,而大姐的胸花则是戴在她的乳头上的!
  二姐更夸张,后面竟然是空的,对,空的,整个背部裸露在外面,腰际那条我原以为是长裙布料的东西竟然只是挂在长裙腰部两边的一条丝巾,开口呈U字形,刚好把二姐的整个臀部露在外面。咦,不对,空的?二姐的长裙是无袖露肩的啊。我顿时想到一个可能。而二姐似乎猜到了我的想法,面对着我,纤纤的玉手轻轻的拉起胸部的一点衣服,然后一翻。我看到了全部,是的,没错,着整件长裙的着力点就是二姐的2个乳头,二姐的乳头一直呈勃起的状态,长度大概2公分左右,粉色,乳晕不大,只是在乳头周围1公分范围。那件长裙在二姐的乳头处安装着2个细细的小橡皮筋,整件长裙就这么挂在了二姐的乳头上。


  三姐倒是直接多了,沙发上一躺,直接两腿向上来了个一字马,那件紧身连体衣的裆部就露出一道小缝,刚好把三姐的屁眼和阴部全部露出来。不过她站着的时候我敢肯定我没看到她裆部那条小缝。三姐还朝我露出一个挑衅的表情。
  而妈妈这是也站了起来,轻轻地撩起她的超级紧身短裙,果然,出来那一丛黑黑的毛毛,什么都没有了。
  「现在,亲爱的儿子,考考你了,我们几个女人平时都是怎么暴露的呢?」妈妈笑盈盈地看着我,媚眼如黛。
  「嘿嘿,不用说,大姐的手艺肯定是全世界最棒的。」经过最初的震撼之后,我慢慢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开始接受起这个不正常的家庭起来。
  说着偷偷瞄了一下大姐,看见大姐微微对我眨了下眼睛。对嘛,女人就是要夸才行滴。我暗暗偷笑。
  「你们的衣服肯定的大姐特制的,我们家不是有那么大服装厂吗,做几件特制衣服还不分分钟的事?而你们的所有衣服都是大姐设计的,对吧。」我笃定地点着头说。肯定是这样的。
  「嘿,你个小机灵鬼,还会会举一反三哪!」二姐对我笑着说到,「看你猜对了,今天又是你的大日子,姐姐奖励你一下,来!」说着二姐就托着那对40F的豪乳送到我的嘴边,我立即就感觉到一种兰花的芬芳扑鼻而来,真香啊,轻轻地舔舔二姐的乳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美味了。
  「好了,尹珂,别玩了,快给小楠办仪式吧。」大姐体现出了她老大的风范。
  接着转头向着妈妈问道「妈,我们开始吗?」
  「可以开始了。你们3个现在轮流来给小楠口交,但不能让他射出来。」妈妈这时当起了总指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