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偷香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刘美丽本来是想让武斗给她安排个好一点的工作。没想到厂长的手却伸进了她的下身,她慌乱的说。“厂长,我有老公。”
  武斗的手伸进了刘美丽的裙子里。由于刘美丽穿着高筒丝袜,他是手在她的袜子上抚摸起来。虽然有丝袜隔着,但他还是感到美妙的手感……“有老公怕啥的,”
  武斗的手向深处探去。“我又不想做你老公。”
  “厂长,你放手,”
  刘美丽慌张的说。“我不想这样,我是个良家妇女。”
  “你就别装了。”
  武斗的手在她那儿使劲的按了按。“这个都让我了,还装啥,敢快投降吧。”
  武斗将刘美丽压在身下,刘美丽有些发蒙,她不知道如何面对眼前这尴尬的情景。他武斗的身下不知所措。
  武斗很镇静的扒刘美丽的衣裙,刘美丽的魂似乎飘走了。任武斗胡作非为,武斗很快就扒光了刘美丽,刘美丽香艳性感的身体裸露了出来,像出水芙蓉一样的美丽动人。
  这是武斗活了三十多年第一次看到的最美的女人肉体,其实武斗就看过夜来香那个比他大了好几岁的老女人的肉体,对于这个年轻的活色生香,栩栩如生的年轻瓷实的身体,武斗爱不释手。
  刘美丽肌肤白皙细腻,吹弹得破,一双雪白圆润高耸的乳房呈现在武斗的面前,他像饥饿的婴儿看见母亲的乳房一样,如饥似渴的扑了上去。揉搓吸允起来,弄得刘美丽哼唧的直叫。
  “美丽你真美。”
  武斗忘情的说。
  刘美丽一声不吭,只是在他身下不停的扭动身子。这大概是生理反应。
  武斗将他整个脸埋在她那饱满白嫩的乳房之中,嗅她身上好闻的奶香,刘美丽的孩子刚刚一岁,她刚给孩子断奶,乳房里还蓄着残留的乳汁,被武斗一允竟然允了出来,她像婴儿一样贪婪的吸允着,“美丽,你真好,竟然有奶。”
  武斗吸允着她的一只乳房,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在那只膨胀的乳房上抚摸。弄得刘美丽身子有了明显的变化。
  刘美丽给儿紫戒了奶,却私饱了武斗。武斗每次跟刘美丽做爱时必吸允他的奶子,吃得武斗白白胖胖的。
  “厂长,我除了我男人之外,就跟你这个了。”
  刘美丽在他身下扭动着身子说。“我是个正经的女人。”
  武斗寻思着,我才不管你是啥样的女人,正经的也好,淫荡的也好,能满足我的欲望就行。
  武斗吸足了奶水,就像她的下面俯了下去,弄得刘美丽兴奋是直叫。
  武斗将刘美丽的双腿掰开,眼睛一眨不眨的定睛着细致的观看她那桃花源洞,看得刘美丽非常不好意思,她红着恋说,“厂长,看啥,这有啥看的。”
  说完她用手去捂那仙人洞。却被武斗将他手强硬的挪开了。
  “看看怕啥的。”
  武斗又俯下身子,他像妇科大夫对孕妇,检查身体一样的详细,刘美丽羞涩的闭上眼睛,脸红是像个火炭。
  武斗望这娇羞的刘美丽,心中非常欢喜。他将手指探了进去。
  刘美丽突然感到下身有种被充塞感,当她明白怎么回事后,武斗已经在他那里捣鼓起来了,弄得她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
  武斗喜欢听她的呻吟声,她越是尖叫呻吟越刺激他的性欲。在她汪洋一片的时候,他进入了她的身体。她发出一声淫荡的呻唤。使他激情澎湃,淫威大发,“厂长,你真好,”
  刘美丽双眼迷离,;浪态百出,兴奋的扭动着身子,一副淫荡的样子,跟刚才判若俩人。“你真会,我家那个死鬼没有你一半好,”
  “是吗?”
  武斗受到她的夸奖,更加买力了,使劲动了动,虽然他的动作有点强弩之末,但还是令刘美丽心旷神怡的。
  “他只顾自己,”
  刘美丽还在唠叨。“上去就做,做完就刑猪似的睡,一点情调都没有。不像你这么懂风情。”
  “那你还不让我上。”
  武斗说。“现在尝到甜头了。”
  “缺德。”
  刘美丽煎嗔道。
  “不过跟你在一起真的很爽。”
  武斗大幅度的动弹起来,刘美丽夸张似的大呼小叫……武斗像百米运动员一样开始冲刺。刘美丽像迎接一位凯旋的将军一样,热情的夹道欢迎。欢迎他给予她的一切。
  激情过后,武斗有些疲惫,对于刘美丽香艳性感的身体失去了兴趣,但他还是强打精神的安慰刘美丽。
  “以后你就给我做服务员吧。”


  武斗搂着刘美丽说。
  刘美丽将身子往他身上靠了靠,“谢谢,厂长。”
  就这样刘美丽在青年联合厂做了服务员,说白可就是给武斗做服务员。
  刘美丽每天都很清闲,她的工作也就是每天擦擦桌子和玻璃,收拾房间,剩余的时间就是跟武斗打情骂俏,武斗很满意,整天心情舒畅的看着自己手下的美女,很养眼的。
  武斗心花怒放的游离在美女之间。
  刘美丽撅着屁股擦桌子,武斗正在桌前看新报纸,无意中发现了这个性感的风景。他突然呆了。
  只见刘美丽身着一条白色的超短裙。她撅着屁股擦桌子,本来窄小的裙裾被提了上来,露出了起、裙子里迤俪的春光。
  丰腴的大腿根高筒丝袜和绿色的内裤历历在目。在袜子跟绿色内裤的连接处,裸露出一截雪白丰腴的大腿根,非常打眼,性感。
  武斗望这这么游人的肉体,魂不守舍起来 。
  他站了起来,向刘美丽走了过去,刘美丽不知道她的身体已经勾引了他,她依然认真的工作着,对于武斗的到来不屑一顾。
  武斗从刘美丽的身后抱着了她,“你太性感了。”
  刘美丽被武斗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尖叫了起来,当她发现抱着她的人竟然是厂长,便慢慢的平服了下来。
  “死鬼,你这是干麻,”
  刘美丽停下手中的活计,“吓了我一发达跳。”
  “稀罕你啊,”
  武斗在她身后搂住了她,为她宽衣解带。
  “死鬼,大白天的你这是干啥?”
  刘美丽娇羞的说。
  “我想了。”
  武朵并不放开留美丽,很快就将刘美丽扒德丢盔卸甲了。
  刘美丽雪白的屁股晃得武斗挣不开眼睛。
  武斗像个强盗,不、蛮横的往下撕扯她的裙子。
  “干麻,看把你急的。”
  刘美丽撒娇的说。
  “我现在就要。”
  武朵呼吸急促了起来。
  “来人咋办啊。”
  刘美丽冷静的说,“这可是办公室啊。”
  “我不管,”
  武斗使劲的拽下她的绿色的三角内裤,雪白的月亮裸露了出来。
  武斗非常惬意。粗暴的从她身后进入了她的身体。刘美丽惊呼的尖叫起来,但是她很快就进入了状态,还时不时的往他身上挪挪。
  武斗感受到她的臀部的喧软和弹性。饥渴的像凌晨的狼,野性十足的做着。弄得刘美丽筋酥骨软。
  武斗把刘美丽摁在办公桌上做了起来。
  就在他们做的酣畅淋漓的时候,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由于武斗跟刘美丽做的太专炷了,以至于脚步声都没有听到,他们依然的我行我素的陶醉在性事之中。
  这时传来武斗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冒失的姑娘闯了进来。
  当她看到武斗骑着一个女人,惊恐的尖叫了起来。